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怦然心动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是我最不能言,无法言爱,心力交瘁,迷茫徘徊的时段。22岁的我面对复杂的人世,充满畏缩地暂藏在亲戚的小饭馆,困惑地寻觅着的出路,思索着自身的意义和价值。

中午,他高大的身躯首先跨入门庭,下穿白裤,上穿浅兰的衬衫。那似曾相识的面庞进入视觉的刹那征服我的心觉。那是《永不瞑目》中陆毅的脸庞,那份对爱人的坚定、在眼前叠折。我的心瞬间有为爱甘愿赴汤蹈海之念,这是从没有过的心甘情愿的触动。他是注意了我,审视着我的衣着和心念,我慌乱地走进里间。

他要份“蚂晕倒且四肢坚硬,不知是不是癫痫病?蚁上树”,边吃边摆弄着手机,神情似专注又似着什么,又若有所思。我任由的心摇曳在日的凉风里,飞越在崇山峻岭里。

他走后,望着那残留的影象和那盘残菜怅然若失,那份坚毅让我再次滑入《永不瞑目》的剧情里。

六月的风总是热热地吹着,空调的凉气驱散不了心中的热气,前途的渺茫此刻更重了,我残幼的双翅怎么能和他比翼双飞,自身的渺小和自卑像蛇一样在内脏里蠕动,软软的。

第三天中午他又来了,仍是单身一人,要了一盘大杂绘,几乎没有动筷。我站在里间一直辽宁那个癫痫医院好啊未曾露面,他一直期待的身子时不时地轻动一下,然而一再地失望后,在上班之时终于离去。我伤情地任由雾气一次次地蒙上眼睛。我想我是该离开了,离开有可能让我陷入的不可自拔的一段情缘,里面遍体鳞伤,自尊全无。在尚不想言爱尚不能理智的低靡时段,可心里又是那么隐隐地不忍不甘和。( 网:www.sanwen.net )

第三天中午,他又来了,仍是独自一人,正在电脑前帮老板整帐云南治癫痫效果好的医院的我躲闪不及了。客气地礼节地问候,然后拿出菜单。“蚂蚁上树。”他看都未曾的看一眼说。我示意服务员,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近距离接触。我能记住自己心跳的次数和他注视我时的深意。

“你在这儿?”

“失业了,在这儿帮忙打杂。”

“什么专业?”

我自轻自贱的心里占了上风,以沉默表示对他的回答。

他坐在餐桌能清楚看到我的一举一动,我也一目了然他的举止。我们就这样悄然对望着,对望成一条河,一座山,山东济南癫痫怎么治疗好一条天南海北的高速路。背道而行地飞驰而过,相遇过吗?是,又陌路般的不是,只留一抹深痕在红尘深处,再见,似曾相识又不曾相识。

第四天早上我匆匆而去,逃避他,又似逃避自己,又是摔开的系牵。没有的故事就这样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了。后来听说他又去了,一天又一天,他终于询问了,得知我离开后再无来过。我能想象到闪电而来又闪电而去的那道亮光,一如至今鲜亮如昨的我的感情的划动,只徒留情丝缠绕周身多年——浅浅的惆怅,淡淡的离情的。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这年开春_散文网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