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人生追梦的四季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花枝招展的】

那一年,杨树刚刚泛青,不知道是谁家淘气的折下才冒出芽的树儿枝条,做成了尖尖的哨笛。于是,清脆的哨音惊醒了七十年代孩子们的,家家的小孩子都像雀跃的一样,飞出了家门,奔向了大自然的怀抱。

邻家的狗剩子比我小三天,却死也不肯叫我“姐姐,”没办法我只能喊他“哥哥。”他带着我去挖婆婆丁,荠菜,可是每次他都只顾着追赶时而高飞时而盘旋的麻雀,结果到太阳落山他的篮子里还是空空的。为了巴结能上树的他,我就毫不犹豫地把婆婆丁放进他的篮子里分给他。看到篮子里鲜嫩的婆婆丁,他就会几下子爬上那棵歪脖子的老榆树,然后掰下榆树钱最多的那个枝桠向树下仰脖子张望的我喊道:接着,给你!我小心翼翼地捡拾起榆树枝,撸一把黄灿灿的榆钱,放进口里,使劲地嚼几口,甜甜的味道由舌尖浸入了五腹六脏。

“狗剩哥,”每次我都会这样叫,他洋洋得意:还想要吗?声音刚过,一根大的榆树叉子从天儿降。回到家,婆婆丁少了,再怎么生气我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因为怕狗剩子挨他妈妈的打骂。

童年的天空格外蓝,蓝的那么明媚清澈。新翻起的田间地头,都长出一种和院子里的大蒜很相似的植物,茎叶似葱,还有大蒜的根,没有名字,我们姑且叫她野葱吧!每到初春,野葱就钻出来了,在黑土地里,摇着纤细的小绿手,欢迎这些天真的孩子们!妈妈说那个植物很好吃,我们就会挖地三尺把他们请回家,摆上菜桌。香喷喷的小米饭,金黄金黄的,家做的黄豆酱,洗干净的婆婆丁,还有野葱,简直就是美味佳肴!小山上还有野山杏,指甲盖一样大小,不到端午节就可以吃了,酸酸的,一边吃一边咽着口水。

妈妈做的野菜玉米饼子最香了,那时我和姐姐可是最不喜欢吃玉米饼子了。因为上顿吃,下顿吃,谁不厌烦啊?饺子天天吃都会吃够的!何况那个玉米面有时还是掺杂着微绿色,因为玉米面受到潮湿变质了。那个时候姐姐上学的地方离家十几里的路,中午带饭在学校吃,玉米饼子就成了唯一的她中午饭。那以后一直到现在,姐姐再也不肯吃玉米面饼子。她说,一看到玉米饼子就会想起上学的那些艰苦。现在,要吃玉米饼子都是精品呢,要去面点部去买才有的!原发性的癫痫病能治好吗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春飘零,燕子衔着春泥来筑巢,仰着头,累得眼睛发酸:到底她是不是去年我拴上红绳的那个燕子妈妈啊?我一直在问那紫色的小燕子。她只是啾啾地叫唤,我听不她的话语。“禽有禽言,兽有兽语”我想起了课本里的《动物的》那篇文章。

大群的鸽子唱着的歌,春来了,春来了。我们都喜欢春天,万物复苏,希冀,畅想,明天,语言和都是绿色的希望,的春天何处不相逢呢?

春天的童年和着杨树笛子一起高歌,童年的春天伴着红领巾一起舞蹈!

【梅子时节的】

青春是个花季,也是个多雨的季节。就像梅雨时节的天气,的心思谁能懂?写一本又一本的,怕被谁看到,书包里一本红色的,枕头下一本紫色的。红色的写满妈妈要的乖女儿,老师要的好学生。紫色的日记本密密麻麻写满青春的:有三月高高飞扬纸鸢带走的想,有风里玫瑰花瓣的芳香,有雏菊带着微霜的冰凉,有花世界里公主的乖巧,也有妈妈千针万线缝好的新褂子,还有爸磕打门框的旱烟斗,还有凤仙花染红的小指甲,黄瓜架下竖着耳朵偷听听牛郎织女的悄悄话······

每一个清晨,妈妈叫我起床的声音和村口袅袅升起的炊烟一样准时。于是我拿起一本喜欢的书,当然一般都是课外书,然后赶着家里的鹅群走向后山。后山有没有神仙,我不知道,只知道有一棵据说年纪比妈妈还大的老槐树上面挂满了红绸子,很多很多的红绸子在风里飘荡,很好看,像现在电视里看到的西藏经幡一样神秘不可测。那年的天我得了肺炎,而且很难缠,久治不愈。万般无奈的妈妈也去挂了红绸子,而后,我的病果然神奇地好了。是老槐树显灵了?

清晨的露珠,晶莹的像珍珠玛瑙,一颗颗嵌在庄稼和的身上。雪白的大鹅扑扇着羽翅,在晨光下。也正是无数个阳光熠熠的晨晖里,我读懂了汪国真的婉约里蕴藏着豪迈,三毛的流浪里包含着渴望安宁,琼瑶的水云之间烙下了梅花烙,一直烙向了庭院深深处。还记得,一个淡粉色的信笺上,用同一个名字,画成了一个圈,画啊,画啊,一个阳光的大男孩走进了青春梦的花海,像里行侠仗义的大侠,更像上海滩里的许文成都哪能治好癫痫病强,还像嘴角淡淡地着的秦汉。到底像谁呢?

粉红色的梦啊,有着懵懂和羞涩,那个背影模糊的男孩子一直在那个梦里徘徊,到底是小勇还是小强,谁知道?青春的有很多的主人公。

那时的我最喜欢自己瀑布一样的长发,可是那年偏偏流行齐耳的学生头。于是一个的晚,在王雪的家里,比我大两岁而且胆特大的王雪一剪子就把我的长发剪断了。那晚,我一直等妈妈熟睡了才敢回家。早上起来做饭的妈妈看到我细长黝黑的麻花辫子不见了,把我从被窝里揪出来:你也太不听话了,死丫头,留了好多年的头发就这样剪没了。看着镜子里面,头发凌乱的自己,我得眼泪都出来了,那个鲁豫发式还真的不适合我!于是我好及腰的麻花辫子,黝黑细长,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

人生也是吧,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去尝试,不管多么时尚和流行,因为它不适合自己都不要去做,人非得要撞到南墙才回头吗?

那个青春的,和一地凌乱交错的发丝一起凋落,就像院子里的夜来香,仅仅芬芳了的守候和夜的。夜来香隐退了,还有在晨曦的光芒里微笑的牵牛花呢!人生就是一场热闹的花事,到哪个就会绽放属于那个季节的花朵!

只有那田野里望不到边的向日葵,一心向着阳光奔跑,永不停脚。

【秋的陇上行】

三十而立,可否为人生的秋季?

金黄的季节,梦也跟着飞扬。田里们头上花色艳丽的纱巾比赛地飞舞,碎花的,淡红的,粉红的,鹅黄的,藏蓝的乳白的······纱巾在因为丰收而喜悦的笑声里流淌,一直流到那个昨天的梦里······

桥下的鱼儿伸手可见,河边的野花向你招着手,好想躺在绿野里,尽情地拥抱大地的胳膊,尽情地聆听大地的话语。

煮熟的新玉米,不要说吃,就是闻到那个香喷喷的味道都会流口水。里,庄稼地里有一种谷类农作物,叫做糜谷吧,俗称黄米,就是用来做粘豆包的那种。那个植物很好,一些不能生出来果实的茎上长出来叫乌米的东西,黑色的。

每到,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到田地里,采下来乌米,然后剥掉外面的皮,扔进口里,润滑,爽口。只是吃完嘴上就长了一圈黑胡子,牙齿也变得黑黑的。几个孩子,拉萨治疗癫痫哪里#!好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你是大花猫,你是大花猫,开心地笑得仰在垄沟里。家长一般是不让我们去的,因为那个乌米是包在糜子里的,不是行家的人,根本从外形上无法判定哪个是真的乌米,随意地采摘下来,会把很多成熟的果实糟蹋了。可是那个乌米的诱惑实在太大,大的足以抵御村民找上家门,惹来妈妈责骂的狼狈。年纪大的孩子会拥有去采摘乌米的特权,他们还会把那些乌米带回家,妈妈们把他们加工成乌米酱,那个味道就和村口小河里打捞出来的泥鳅做成的泥鳅酱不差毫分。

大豆的肚子涨得好像要裂开,玉米歪着棒子笑,高粱羞红了脸,向日葵储蓄了一的能量,颗粒饱满。那年,校园还在流行勤工检学,每到秋季,农村的孩子都会放很多天的假去劳动。

那个落叶铺满一地的日子,我们的任务是采摘苜蓿草,关于苜蓿草的记忆我不是很清晰了。只记得是一种半匍匐的植物,我们成群的学生就用小手撸那个苜蓿的种子,叶子很绿,小碎花深紫色的。老师对我们说,那个苜蓿草是用来支援偏远山区养殖牛羊的牧民的,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我们要齐心协力保卫家。绿油油的苜蓿地里,孩子们成了五线谱上的小蝌蚪,蹦跳在秋天的乐章里。

【季里的】

儿时那个小特动手动脚,每年,手和脚都冻得裂开了口子,到了晚上,就像有千万条的蚂蚁在手脚里游走,钻心地痛痒,让人难以忍受。实在熬不,就把手和脚放在塑料的窗户上,窗户上一层厚厚的白霜花,那个图案很美,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想象,把他们想像成西天取经的师徒四人,或者巍峨耸立的高山,田里茂盛的高粱地,村口葳蕤的老杨树,邻家带蝴蝶结的小姐姐······应有尽有,只要你托着腮,插上想象的翅膀,那一块块长方形的窗户内,如白雪的窗花,就可以羽化成世界里的一切。窗花好美,就是怕热,肿的像小馒头的小手放上去,可以缓解奇痒。只是那可怜的窗花在手的温度下渐渐地瘦弱了,香消玉殒了。师徒四人变成了三人,两人,最后连白龙马都不见了。透过巴掌块的明亮,可以看到外面偷妈妈粘豆包的姐姐,她和邻家的大姐姐躲在墙角的黑暗里,偷笑着,豁着牙,啃着足矣粘掉她那颗摇摇欲坠门牙的粘豆包。这个时候她们是不带我的,因为嫌弃我跑得太慢,每次都会因为等我被妈妈俘虏,然后抵不过妈妈武汉市癫痫病权威医院的“糖衣炮弹”----说了,奖励你一块水果糖。我坦白了,从宽了,姐姐,从严了,一边瞪着眼睛看我,一边小声嘀咕:你看着,我再也不带你出去玩!于是,尽管戴上了妈妈做的花手套,红肿溃疡的手背结了痂,可以出去玩了。姐姐也不带我了,她的理由很充分:看的手再冻坏了咋办?妈妈说,姐姐真心疼妹妹,殊不知,她那是公报私仇。

然后呢?那个昏暗的煤油灯下,一个梳着羊角辫子的小女孩,趴在窗户上,用嘴呵出唇那么大的小窟窿,望穿双眼地看着窗外,想象着雪地里藏猫猫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此时此刻谁该是鬼子呢?如果带我,我宁愿当鬼子,姐姐。东河塘的那片冰场子,看不到边。冰尕被鞭子猛地抽打,旋转得像跳小天鹅的演员,停不下脚步。

妈妈好小气,把过年的山楂糖挂上了房顶,只能看,不能吃,怎么那么残酷啊?我奈不住性子,趁妈妈不在家,用一根小棍把口袋打落地下,然后拿出四块揣进棉袄的口袋。那时候的棉袄很大,都比小孩子大一大圈,因为可以多穿几年。棉袄上面的兜也很大,可以装下很多东西。妈妈回来了,要装作啥也没发生,给放学回来的姐姐两块,我可是和她同甘苦共患难的啊!姐姐一边吃着糖,一边:今晚带你去藏猫猫,不许对妈说啊!我鸡啄米地点头:嗯嗯。结果,天还没黑,姐姐说出去上厕所,再也没来叫我。妈妈说:这孩子又跑出去玩了。我差点没哭出来,我的糖啊,你咋说话不算数呢,还吃了我的糖块。

年幼的我以为,所有的都必须兑现,可人生不仅如此,很多的承诺都不一定会成为现实,因为环境等诸多因素,许多的承诺变成了一纸空谈。

【人生】

人生的季节不能穿越,不管你是一代英豪,还是凡夫俗子。

人生的季节不能滞留,就算你在某季节怎么辉煌,也会成为过眼烟云。

人生的季节不能定格,梅子时节的阴霾和迷茫怎么漫长也要给彩虹让路,阳光会对着你微笑。

人生的每个季节,疼痛的心不能怕草木皆兵的风雨,抬脚,落脚刚毅。

你我的人生有梦,但不沉湎于梦,向着而努力,向着梦的地方奔跑!写一路的笑语欢歌········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