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住村工作随笔:东哈克湖秋日行记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住村:东哈克湖秋日行记

前些日子有人告诉我,吾尔达拜的戈壁中其实有两个哈克湖,天我去的那个是西哈克湖,离它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东哈克湖,据说那儿的也是挺不错的,无意中又让我惦记上了。

八月的一天,我沿着戈壁中的那条砂石路去寻东哈克湖。骑行到村东的那处高坡上,老远的就俯望到西哈克湖静静地躺在狭长的坡谷中,湖空铅云流聚,秋阳努力地穿行层云间将丝丝缕缕的碎光洒落下来,水面上波光粼粼的;漫坡的牧草有半人多深,把湖周的戈壁铺成了天然的牧场,儿不时地在芦苇荡里飞飞落落,俨然把那儿当成了它们的。

继续东行两三里路,下了坡就看到了这几年新建的哈克定居点,二十来户刷的粉白的定居房整齐地摆列在草原上,几个牧民正忙着往棚圈顶上卸着刚刚拉回的牧草。东面的坡缘处是一片挺拔的白杨林,透过掩映的枝叶能隐隐的见到几间土坯屋,过了那片林子就是老哈克定居点,也住了十多家牧民,房屋有些老旧,土黄色的墙壁裸露着,铁丝网围成的院内长满了苦豆子与艾蒿,角落里或多或少地堆放着风干了的牛粪,给小村营造了一种原始而又粗犷的气息。还没出村一片明晃晃的水面跟个调皮的似的,突然从房屋空隙间跳了出来,距离如此的近,感觉就在牧民家的墙根下,在公路上都能瞅到湖中的野雁和野鸭,少说也有个千余只。顺着村头那户牧民家院外的小道直插,东哈克湖的轮廓霍然清晰,略约百十亩的样子,窄窄细细的那么一弯水,男人犯癫痫病能结婚生子吗远没西哈克湖大,但与远山戈壁、田园牧场、风车柳林、牧家院落、雁阵鸭群混搭在一起,收入眼里也是小景怡人,蛮精致的。

湖边两个孩子在蹚水,我问他们抓小鱼么?男孩摇摇头没应声,好像见了陌生人有点羞怯。倒是小大大方方的,说话时像个叽叽喳喳的麻雀,告诉我今天轮到她家牧放村里的小牛,男孩是她哥哥,开学后上五年级,自已也要上三年级了,并用手指着那处冒着炊烟的屋子说那是她家。我问前面那条伸向围栏的小路能不能绕到湖对面,小女孩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突然的来了句你是去抓野鸭么?我愣了下,转而笑着说是游玩的。小女孩却一幅认了真的样子,嘟个小嘴指指我鼓囊囊的户外服口袋,稚嫩的小脸上透露着满满的严肃和正义,让我想起电影《地道战》中那个站岗放哨的团员,就差手里提个红缨枪什么的了。忍俊不止的我很配合地把相机、手机和望远镜等随身物品掏了出来,见我确不像抓野鸭的坏人,小女孩指使着哥哥打开了围栏上的门。

沿着依稀的车辙印环湖而行,湛蓝的湖水将岸上的一草一木及行牛走马倒映湖中,幻成一真一虚两重景色。那道望不到头的围栏里牧草已染了浅浅的秋意,阵阵秋风掠过草尖把个戈壁掩拂成了金波碧浪的草海,也卷碎了那一湖蓝瓦瓦的秋水,我游鱼似的穿梭在草浪间,茂密的三楞草从浅水区一直爬伸到岸上,正朝着围栏下洇蔓过来,摩托压过去软软的如同骑在了巨型的毯上;一撮一撮的雏菊星星点点地撒缀在浅草丛里,淡紫的武汉脑病医院是几级医院花朵静静地绽放,在风中轻轻地摇曳着像是一群翻舞的蝴蝶,给人一种淡雅脱俗的美;扁长的蒲秧草叶上绿光闪耀,密密实实地生在水边跟堵绿墙似的把湖中的景挡了个严实。我退到一处沙丘上举目眺望,最先看到的是野鸭群,斑斑驳驳地栖落了在湖面上,千姿百态的样子惹人喜,有的三三两两地随波浮荡,有的安安静静地躲在苇丛间秀着恩爱,有的却精灵鬼怪的,动不动就扭动着肥拙的身子在水面上窜来窜去,溅带起了一串串的水花,像是在展示绝世轻功“凌波微步”。几头小牛犊正在岸边赤目粗气地顶仗,近岸处也围了几十只“好事”的野鸭,偏着个脑袋观望岸上正酣的“战事”,时不时“嘎嘎”地尖叫着喝彩助威,以至对悄然靠近的我视若无睹,直到离的咫尺近了才漫不经心地抖抖尾羽,稍稍的朝湖心游了游就又回首张望岸上。而雁群却分成了两拨,一拨聚拢在湖心深水区域,一边悠闲地享受着秋阳,一边梳理着刚刚弄湿了的靓羽;另一拨则散隐在岸边的草滩上,伙混在马群中啄食着地上的嫩草叶儿。雁群很警惕,见我靠过来“扑啦啦”的全飞了,黑压压的雁阵越过头顶旋落到远处的柳林中。燕子也成群结队地飞来凑热闹,黑色身影不时地抢入镜中,闪电般地掠过水面点下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涟漪。一只红冠鲜羽的公鸡领了几只母鸡惊趟子追撵草丛里的虫儿,见我用镜头对着它,羞得撂下妻妾一溜烟躲进蒿草中不见了踪影……。( 网:检查癫痫大概要花多少钱?www.sanwen.net )

那时那刻,秋风习然,流连湖畔,景美如斯,令我陶醉。可沉闷的雷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在戈壁中摆出一幅秋欲来的架势,我只得舍了美景往回跑,刚进村豆大的雨点就急刷刷地砸落,慌乱中又躲进了那两孩子的家。屋内收拾的干净利索,洁白的墙上挂满了色彩绚丽的手工刺绣品,的图案、细致的做工,充满了浓郁的哈萨克民族特色。靠窗的地方贴了十多张新旧不一的奖状,上面戳着学校的红印章。我边喝着浓酽的热茶边打开相机让两个孩子看,精彩的画面使得男孩的话多了起来,并与我聊起了一些小村往事。

很早前小村的牧民并不在这定居,而是在茫茫戈壁中四处游牧,过着风餐露宿的。有年天旱牧草欠收,畜群难以过,年长的牧民告诉大伙只要找到白鹭栖落的地方就能找到水草。果然牧民们寻着白鹭飞落的踪迹找到了这块水草丰地方,就沿湖边定居下来,经几代人的辛勤努力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湖周的戈壁改良成了牧场、沙漠变为了绿洲,日子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过上生活的牧民认为是白鹭等鸟儿带来的好运,更加地深爱着湖中的鸟儿,并把它们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用心去守护和关爱,多来从不去采割湖边的苇草,生怕惊扰了鸟儿,就连村里最淘气的孩子也不会去抓个小雁小鸭或掏个蛋什么的,因为孩子们知道惹了鸟儿是要挨揍的。长期的人鸟善邻相处,湖中的鸟儿们早已熟识了村里每个人身上的气味,也只有他们能近距离地接近儿童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鸟群,人鸟和谐互动的趣事也经常上演,其中最值得提的就是每年深秋候鸟南飞的季节,牧民总能在湖边捡到几只老弱病残的白鹭或雁什么的,有时归家的畜群也会驮回几只落单的鸟儿,每遇此况牧民都会把它们伙在自家鸡群里喂养一冬,待到来年春暖鸟群返湖时打开圈门放飞了。

然而四年前的一个春,几个骑摩托车的外乡人趁着悄悄地躲在水草最为茂密的北岸,不仅摸走了好多正在孵化的鸟蛋,还在水面上设了一种粘鱼用的网,偷捕了几十只野雁野鸭。等村里人发现时,那片水草处已是狼藉一片,四处散落着破碎的蛋壳、尚未成形的雏鸟尸体和扥[den]落的残羽。那段日子湖野哀鸿不断,特别是夜里鸟儿的唳声更为凄惨,大人说那是野雁野鸭在哭。自那后小村牧民对进入湖区的生人盯得紧了,连孩子们也自觉地加入护鸟的队伍,在全村人的精心呵护下,这几年再没发生过偷鸟盗蛋的悲事,湖面上的鸟群也日渐壮大,连天鹅和蓑衣鹤也是小村的常客。

不觉中天色至暮,秋雨渐停。两个孩子把我送到村口,临行时小女孩说她和哥哥从小伴着两个湖长大,每年春时目迎着庞大的鸟群由南迁来,季目睹着小雁小鸭在湖畔破壳长大,深秋了再目送着鸟群南归,里留下了许多往事,将来自己长大上大学了一定要读鸟类学方面的专业。说完会心地笑了,天真的笑脸上露出两颗豁缺了的门牙。

文图:王德成,哈巴河县粮食局,,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