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青树镇塘坊中学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6月,我似乎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虽然没有呼市的丁香花那样浓郁,但是倍感亲切,的这种花总是属于时代的我们,不知怎的,现在已分不清时令,我只记得,栀子花是在天开的,而且,还是6月,快到毕业的时候了。

当校园里的师哥师姐们穿着学士服拍毕业照的时候,内大校园里又充满着的,不知道这种伤感能不能被这激情的骄阳压下去,每年的六月份,总是按照这样一个顺序来走的,先是高中,后是初中,而后,是大学。

05年,我从塘中毕业,距今已经6年了,那一年我们有100多名学生走出校门,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塘中2005届毕业生,更伤感一点,就是塘中最后一届毕业生。

2003年,从塘小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了塘中,光、冉家营、土门、汪家坝、双联、七里桥,第一次地区学生大融合,其实,那时,双联的学生已经在塘小读过两年,其他的基本上是本村小学念,最远的是冉家营,那时候,冉家营也是属于乡级单位,可乡里没有中学,于是,就到了塘中,按照严格划分的话,塘中在七里桥村三组的地界上。

塘中不大也不高,全部是一层楼,从正门进去,望见的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一直延伸到学校的后方----宿舍。大道两旁是两排刺柏,笔直的,当然,打头的自然是左右两颗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桂花树。

顺着左手边走,依次是是老师的办公室----初二初三教室---初一教室-----车棚,老师办公室和教室间隔着小操场,靠近老师的老师的办公室前,有两个乒乓球案子,一个单杠、一个双杠,初二初三教室紧挨着,前面有一个花坛,花坛前面,是国旗杆,初二初三教室和初一的教室之间又隔着个小操场,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每排教室旁边都有一个老师办公室。( 网:www.sanwen.net )

顺着右手走,是一个小花坛,再往前走,就是食堂和一个小卖部,接下来是老师办公室和初三的教室,最后边是初一教室,初三和初一教室之间是五个花坛,四个方的,中间一个圆的,再往后,是宿舍,中间同样有一个小操场,一付乒乓台案子,宿舍的拐角处,是厕所,厕所旁有一个小花坛。

整体布局就是如此,四四方方的,一排排的分布,没有高层建筑,然后,在老师办公室前的那个操场边,从围墙处又开了一个小门,小门出去,是一个高高的台阶,沿着台阶上去,就是一个大操场,我们的早操和体育课就在那里上,操场左右各有有一付木质的篮球架,勉强构成了一个篮球场地,操场右边有一户人家,旁边是菜地,左边则全部是菜地,顺着操场往后看,是一片篮竹林,郁郁葱葱的。

2003年9月1日,我们正式成为塘中的学生,那年,我们初一,第一次接触到英语,至今为止,我记得最清楚的英语对话是

------“What your name?”

------“My name is Jim Green.”

之所以记得它,是因为我们那时候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就互相问“What your name?”结果答的人也不知道,就直接照书念“My name is Jim Green.”,老师癫痫要怎么治疗才可以治疗好都乐了,说,你们都是Jim Green啊?后来,我们才在老师的指导下慢慢对英语入了门,从简单的abcd到稍微复杂的单词,再后来到,慢慢的就会了,初中英语第一次考试,45分,我承认,那是我上学以来,最头疼的一门学科,没有英语的时候是数学,有了英语,数学就让出了位置,初中三年,英语从来没有上过80分,后来,我就总是因为英语单词背不过被留在学校,不许吃饭,当然,数学也是经常被老师批评的对象。

年少时,除了妈打过我之外,估计就是初一那次英语老师了,他给我们布置了英语练习册上的作业,结果很多人没做,老师就把教室后面的扫帚把抽掉,让我们排着队,摊着手心,一人20下,我第一次知道了麻木的感觉,打完了之后,手掌火辣辣的、钻心的,大概,那是我们第一次讨厌老师。后来,有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老师又拿我门出气,原因好像是我们不听话咋的,他就给我们上了一节“体育课”,那堂体育课,我是终身难忘,一节课40分钟,没休息过,凡是他能想出来的体育项目,都让我们做,结果,很多人下楼梯的时候,腿都发软了,第二天,全班说腿疼的要命,其实,要搁在现在,也不算什么了,后来,就有点怨恨老师了。现在想想,其实,没有什么,如果把初中的时候我们打老师的次数加起来的话,初一时老师对我们的这点惩罚就根本不算什么。

04年初二,学校的作息改了,和现在一样,中午12点放学,都是10点多就放了,那一年,印象最深的是政治课,初三和初一教室之间的那几个花坛周围几乎遍布了我们的身影,初一初二的政治为闭卷,老师就让我们拼命背书,拼命背练习册上的原题,每天早自习,她都会到教室,按学号来叫人,在花坛边读书,其实,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时间都是浪费过去的,一群人围着花坛坐,老师来了读两句,老师走了就瞎聊,有时候,老师在的时候,还打盹,就那样,一节早自习就过了,花坛,几乎见证了我们从初一到初二的两年时光。

05年,学校没有招收新的初一学生,也就意味着学校的历史开始走向终结,学校只剩下两个年级,200多人,老师也大部分被调走了,我们的初三,现在想想,那时候好像没有初三的感觉,总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老师说的重点高中又是一个什么样子,好像没有过概念,但是,从初二开始,我们远离了顺着右手边的花坛,来到了左手边和老师正对的、仅有一个小操场之隔的那个教室,开始了我们初中的最后,没有了早自习在政治老师眼皮下打盹的时光,有的只是做理化3+1冲刺题的日子,到第二学期,才终于感受到了一些压力,晚自习加到了三节,然而,我从来都是上两节,因为,学校说,不住校的最后一节自习不用上,于是,我们几个不住校的就没有上过第三节晚自习,第二节自习一下,就打着手电筒回家了。那一年,是班上认哥、认姐、认妹、认弟成疯的一年,今天还在吵架,明天就成姐弟了,真是不可思议,这一年,也许我们每一个塘中人都不会忘记,我认了两个姐,一个现在都还在联系着,另一个,已经失去了音信。后来,我忽然发觉,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一个姓,我在想,原来我咋就没注意到呢。

说到我姐,其实从初三毕业那年就基本上断了联系,中考的时候,低水平的发挥,以7分之差让我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领完成绩单,心里很是低落,我走前,姐就走在后面,她问我,考的怎么样,我没有回答,而是加快了脚步随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径直走了,上高一的时候,她曾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当时没手机,她就打到我们附近的小卖部了,我都记不起我什么时候给过她那个号的,当时,小卖部的人开玩笑说,你女打的吧,我没好意思解释,因为,我不知道该咋说,农村里的事事非非,只要你不去掺和,就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我清楚的记得,姐问我生日过了没,我说我不知道,因为确实我不知道,我的生日还是直到高中的时候,我妈才在我的追问下告诉我的,于是,仅有的一次通话就那样结束了,而到我们重新联系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5年,都已不再是那两个年少的了,我们在电话里无话不谈,可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找不到话说,我时常在想,如果初中时光停留的的话,我们就可以和当初那样,肆无忌惮的在教室里放声大笑,无忧无虑,开开心心一辈子该有多好。

初三后半学期,有同学去了技校,班上少了几个人,日子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着。

05年6月,我们参加中考,在青树中学,第一次踏进它的大门,那里我去过两次,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高一学校要转团组织关系,需要我们的初中档案,于是,我们几个初中同学一起去的,结果得到的答案是:档案没了。初一入的团,本应是个老团员,结果,一下子又要重新入团,心里很是不高兴。

三年大概就这么串起来了,单独成文的大概要数那片楠竹林和那些小小的事物了,曾经,有很多感天动地的“海誓山盟”被刻在了兰竹上面,很多的少男情怀被留在了那里,体育课最大的乐趣就是去看看那上面的,到处走,其实,我还是孤陋寡闻了,今年回家的时候,朋友对我说,那边那块竹林其实也有很多的文字刻在上面,我说我不知道,当时大吃一惊,因为那边是水竹,很小,要刻字,要点技术,看来,年少时的激情总会冲破一切阻力,楠竹林里有我们十几个人的合影,那是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之所以说是最后一张,是因为,兰竹林已经没有了。

花坛里总是种着丁香,我们一直叫的是野丁香,到现在才知道,那叫小叶丁香,丁香被剪得方方正正,像一座座围墙,还有万年青,最珍贵的大概是那株玉兰了,开着淡紫色的花,还有一株长得很高的花,我不知道名字,但也是六月开,于是,05年的六月,我们三个人就用那一株不知名的花和玉兰做背景,拍下了属于我们的第一张照片,同样也是最后一张。因为,再也不会有那样的背景了。

乒乓台子总是很受人欢迎的,“下饺子”,也就是一人一颗球,谁输谁走人,下课的十分钟,永远是最活跃的,远不像高中时下课后的睡倒一片,初中的时候,乒乓案子是用水泥台子搭的,砖头块搭的网,却也打得不亦乐乎,高中时的乒乓台子虽多,却少有人打。篮球架倒是没有咋用过,因为,没有老师教过篮球。

和庆元旦的活动,总是一个值得的日子,初一时,全校6个班,300来人,开着运动会,那时的运动会,没有限制,觉得哪儿好看,就往哪儿走,学校虽然小,项目虽然少,却也开的有滋有味,班级的加油声总是最亮的,初二那年,我把嗓子给喊哑了,不止我一个,而现在,能让我如此投入的做一件事已经很不容易了。

其实,食堂也是不应该被遗忘的,那两位善良的老人,给塘中学生做了几十年的饭,每个周日下午,住校生都会背上米去换饭票,一斤米外加3毛钱,换一张一斤的饭票,我至今都还记得饭票的模样,白色,上面印着一斤、二两、四两的字样癫痫有什么治疗方法吗,下面踏上一个塘中的红戳。像这样的学生拿米做饭,在现在的西部农村还广泛存在。

还有好多好多,也许,初中时的情总是引人注目,15、6岁的年龄,总有一些使得自己难以忘怀的面孔,难以忘怀的笑容,很多年后,我们提起它的时候,总会说,那时候,就是不敢说。也许,这些东西还是尘封的好,毕竟,里的欢笑和都已经成了过去,里的那些人和事就让他散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多年后,我们想起来,说声,她就好,而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已经忘了曾经有过海誓山盟….

05年,撤乡并镇的历史洪流终于到来,学校正式被撤并,我们成了塘中最后一届读完初中的学生,而我们的下一届,读完初一初二,就到镇上的中学就读初三了,所以,我们每次在群里遇到塘中学生的时候,总是来一句身份识别“塘中2005”,100多号人,原来也基本上认识,只是,时间久了就忘了。

05年6月中考完后,我们就离校了,离校的那天,学校大门前的两颗桂树就被挖走了,卖掉了,很多人都站在那儿,不忍离去,那两颗桂树,每到秋季刚开学那阵,就会香满了整个校园,那是两株红桂花树,花瓣掉了的时候,就会铺满整个地面,做值日的时候,们总是喜欢把花瓣单独扫成一堆,然后捧起来放在文具盒里,香气很久也不散去,打开文具盒,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可就在毕业那一天,他们就那样被挖走了,我们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声再见。就像毕业时,还没来得及对我们的少年时光说声再见,他就猝不及防的从我们身边溜走了,溜得一去不复返。

06年,操场上的那片兰竹林也被卖了,几十根郁郁葱葱的的蓝竹,被连根挖起,连同那些刻在上面的那些想,那些懵懵懂懂的爱情,那些青涩的年少时光,一同卖掉了。操场上的草长到一人多高,我记得我们在的时候,几乎每过几周,学校都会组织除草活动,让同学们从自己家里拿锄头,然后除草。

08年,学校成了一个大杂货店一样,许多银杏树被放到校园里,靠在院墙上,那些卖树的人,没有把树卖出去,所以就放在了塘中,3年时间过去了,塘中一片狼藉,丁香没有人修剪,开始疯长,玉兰和那株不知名的花也没了,花坛里到处都是杂草。我从学校后边路过的时候,看见靠着路边的那间教室的玻璃已经被完全打烂,教室里什么也没有,空空的。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些天,没有玻璃的时候,我们被风吹的发抖,初一有一次,一块高处的玻璃掉下来,砸到我的头上,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结果,玻璃碎了,头没事,现在想想,头皮硬点儿就是好,最起码很幸运。

09年,塘小由于重建校舍,小学暂时搬到塘中,于是,塘中的荒凉得到改观,白果树也没有了,花坛也收拾好了,就连黑板报也开始办了,那块黑板报,6年前,曾是我们的阵地。然而,这样的局面只维持了一年,应该还不到一年,小学生们走了,学校又没有了生机。

去年寒假,和几个同学去看了校园,他们是6年后,第一次回到校园,站在高高的操场上,俯瞰校园,国旗杆已经没了,乒乓台子也没了,曾经伴着我们度过年代的东西几乎都已经面目全非。但曾经的那些面孔似乎都还没有消失,教室里依然是朗朗的读书声,操场上,依然是打闹嬉戏的身影……,可是,到了现实,我告诉他们,塘中好像准备要办一个农家乐,所以,所有的门都已经新涂了油漆,教学楼前的操场上已经种满了小桂花树,还没有新生儿癫痫症状表现有哪些长大,估计要等上10来年吧。

6年的时间过去了,曾经的那些年华不仅没有被忘却,反而在时光的雕琢下,显得灿烂多姿。柳儿、甜、梅、勇娃、亮娃,还有许许多多,我不曾知道这些年他们是怎么过的,正如他们也不知道我这6年是怎么过的一样,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映在相片上的笑容,还有照片上塘中的花花木木,似乎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6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这句话是模仿欣欣的,其实,她的那期《》我看了好几遍,每次刚开始看的时候,都有种想笑的感觉,看着那些孩子稚嫩的脸庞,说着幼稚的话语,做着幼稚的游戏….,但最后,却笑不出来,曾经,我们也幼稚过,年少的时候,我们也是那样的轻狂不羁,那样的和善良。少年时候的我们,不像大城市的孩子那样,接受着先进的教育,接触高科技设备,但我们的初中依旧很开心,我们生长在农村,过着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压力,甚至没有,可我们依旧开心,我们像小学生那样打着沙包和乒乓,吃着一块钱一袋的糖豆,跟着老师读着不标准的abc,放学后,依然喜欢看动画片,尽管已经十几岁了,可我们童心未老,因为,那是属于我们的少年时光,属于我们的年少。如果仔细算算的话,从塘中出来,到现在和我一样还走着读书这条道路的大概有10个人左右,而这10来个人,基本上都是高中一起过来的,尽管不在同一所高中,却为着同一个梦想而努力着。

有人说,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值得去细细品位的,曾经年少的时候,我们不曾感觉时光的飞逝,不曾感觉岁月的蹉跎,总是以为能有一筐子、爱情能有一辈子,可当某一天我们翻起那有些泛黄的相册的时候,忽然发觉,曾经那些熟悉的面孔,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见了,有些人,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了,可依然感到非常亲切;当我们翻出那本写满甜蜜和的本时,才发现,原来,我们所谓的爱情,离我们还那么遥远,曾经我们所谓的永远,原来真的是没有永远,可是,我们的嘴角依然会扬起笑容,怀念那些懵懵懂懂的日子,怀念那个曾经伴着我们走过青葱岁月的人;当我们偶然听到《同桌的你》的时候,不禁会想到那些曾经和我一起度过初中时光的同桌,不禁会想起那段草样年华;当我们不经意间听到初中时流行的《盛夏的果实》的时候,我们依然会想到那份天真而懵懂的爱情…..。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也许,当我们渐渐开始意识到时间过得很快的时候,当我们开始意识到中的人可能只是来了去,而没有去了来的时候,我们才发觉,原来,曾经的那些岁月是多么的美好,尽管,那些岁月里,我们也受过伤,也流过泪…..

朋友说,有时间写写那些日子吧,写给我们,也写给你自己,我一直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因为,很多的事情我都已经忘了,高三和高四的生活,毕竟只是隔了一、两年,而这,已经6年了,6年,我不曾刻意的去想起这些年华,就像我不会刻意的去想起5.12一样,因为,如果想起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也许,曾经的那些年华只能容我们去,却总也回不去,可能在某些时候,我会去想这些事情,想要回到从前,可是,仅仅是那一会儿,因为,每个阶段都有自己要干的事,每个阶段都有自己所爱的人和爱你的人,想要留住美好一辈子,谁也没有能力去做到。

塘中2005,我们毕业了。也许,回溯至03年前,我们依然很!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