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夜宿老林沟(短篇小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宿老林沟()

河南商城县长竹园民间艺术团 林志中

林子在老林沟迷路了,这天雾太大!

“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是林子一贯的行为方式,他不合群,加之专门爬山治失眠症颇见成效,但运动量太大,别人跟不上,所以,林子常成为“孤家寡人”。

林子常看野外生存专著,也积累甚至独创了一些野外生存的经验。

这次,林子栽了!( 网:www.sanwen.net )

他走得太远,进入老林沟后,到下午5:00左右,浓雾四起,一丈之外,看不清任何东西!山里怪得很,相似的山、水、景、物十分多,林子也分辨不出东南西北、走到什么地方了了!退回去,一夜都回不了家!走偏一点,多走几十里山路,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狭路相逢勇者胜!”林子想起了一位将军的话,他牙一咬,寡妇走夜路——豁出去了!

手机没信号,和外界失去了联系!他十分聪明,从山脊拼命狂奔到山沟,找到水后,顺水拼命往下趟水,到瀑布和深潭,他绕行一下,后又顺河走!

沟太长,走到夜10:00!林子仍在沟里,周围野猪在吼,他劲大,狠命折断一根树桠,像武松一样,当作“哨棒”,没野物,可扶行;有野生动物,猛击一番,打得赢癫痫病是怎样诱发的要打,打不赢也要打!林子想:要死屌朝天,不死活万年!他娘个苕逼!心中有一团热和强烈求生的火焰,就什么也不怕了!

浑身透湿,汗水和河水混在一块儿,浑身爬满蚂蝗,他不怕,心想:我长得粗壮,能吃,血多,这小虫可怜,生物链不能断,我给血它们喝,蚂蝗吸血也没有危险,还能为环保作贡献呢?

想到这,他禁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汪汪汪……”谁知,笑声引来了一阵狗叫。

林子大喜:有狗就有人,有人就有救了!

一拐山嘴,有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走近一看,松竹环舍,屋舍俨然,从屋里居然还飘出黄梅戏“树上的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的浪漫曲子……

“啧啧啧,狗子,狗子!回来,回来!”狗子被主人喝住了。林子走到门口,“哎呀,我的娘呃!你,你,你是人,还是鬼啊!”主人大惊失色!

林子定睛一看,大门电灯泡下站着一个少妇,十分俊俏,脸吓得通红,灿若桃花,灯下看美人,更美了!

“我肯定是人啊!哪里有鬼?!”

“啊,你不是林子哥吗?”

“哎呀,彭小青啊,怪不得一见面,我就觉得面熟呢?”

“快坐,快坐!……”

二人一交谈,才知道彭小青丈夫出外打工多年,她在家伺候公婆、公,还料理一儿一女,都才几岁!前年,公癫痫病发作一般会持续多久呢公去世!丈夫让她和老娘、一块儿到深圳去住,可老娘在城里呆不惯,又安土重迁,要回来看老坟,喂鸡喂鸭子!山前茶叶山后树,田里五谷塘里鱼……更让老太太舍不得的是她家自留山上有几千亩野核桃,每年坐收几十万元!小贩子包打包收,让老太太不动手,坐着只伸手接成捆的票子!老太太说,我日他娘,往年搁抢犯(方言:土匪)吓怕了,票子不敢放屋里!结果,儿媳妇聪明,和贩子一块儿坐车到四十里外的镇银行存到了卡上!

老太太放心了,死也不肯走出大山!

这几年,不懂医学的老太太不愁钱花,每年下来,几十万啊!成天坐着,肥吃海喝,叶赫,结果中风倒床了!之前血压高,乡村医生便嘱咐:“李婶,血压高,少吃肥肉、猪油!”

“我日他娘个苕逼!一辈子饿伤了,大集体时,10斤猪油吃一年!一年到头吃不到肉,连饭都吃不饱!现在混好了,不让我吃,都八十多岁的人了!快活一天是一天,不让我吃,除非让我死!”医生摆摆头。

不科学,成天肥吃海喝,老太太真差点死了!

狼吞虎咽,洗洗抹抹,就到下半夜了,彭小青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林子因为见到表妹彭小青,一是高兴,二是浓茶喝的太多,三是本来就有失眠症,也在床上翻油条,死命睡不着!

“表哥,俺俩都睡不着!干脆起来撇撇(大别山方言:聊聊天的意思)吧?”彭小青轻敲林子房门。

林子起来了,说:“表妹,深更半夜孤男孤女的,不治疗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比较好怕人说闲话?”“婆婆聋了!听不见,细伢早困得死死的!一个独湾子,没有人知道,怕么事煞!”

小青告诉表哥,这几年总是失眠,到县里体检,医生说冇得病!是“神经衰弱”!

久病成良医,林子失眠症治好了,主要是得益于几十年风无阻的爬山,加之他看了几十年的医学专著,学到不少医治失眠、神经衰弱和抑郁症的综合治疗方法!他说:“青妹,你白日成天干活,按说夜里不会失眠,原因是……”林子脸红了!

“噗嗤”一下子,小青笑起来:“我的大帅哥哎,还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大学生,有么事不好说的哈!”

“表妹,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有一个蛮漂亮的姑娘,高傲得很,总想攀高枝,结果呢,高不成,低不就!三十多岁了,仍没找到合适的!前几年,也和你一样,整夜失眠,白天烦躁,头晕,头疼,再高兴的事儿也喜不起来!到武汉找专家,全身检查,无器质性病变!……

“么事叫无器质性病变?”

“你莫插嘴,你等我和你解释,就是和你一样,通俗的讲,冇得病!”

“冇得病,么样困不着!白天还发烦、想死呢?”

“你又插嘴!你听我把话说完!冇得病,是说就目前的医学仪器检查:全身大到各个器官,小到各个细胞都没有结构性的改变!通俗的讲,从头毛到五脏六腑,一直到脚趾甲,都是好的!只是大脑的功能紊乱了!叫精神病!老专家么事药冇开,只开一个特殊方子:务必,不结婚癫痫是什么症状,每隔一段自慰一次!最后,那蛮漂亮的老姑娘嫁给一个穷打工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两人一块儿在武汉干一家理发店,日子过得蛮有滋味!窝里有熬的,胯里有尻的!失眠、烦躁,想死等症状全好了!”

“你个鬼东西,你坏!你流氓!”表妹用手揪林子脸,大声笑道!

林子感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顺势抓住小青的手,两人抱在一起,“表哥,我当年自卑,想一个村姑配不上你大学生!就嫁到这个鬼不下蛋的地方!呜—!”

“梨花一枝带雨”!

林子把小青抱到床上,谁知小青比他还急,三两下把衣服脱光,红兜兜背后有扣子,半天解不开,她脸一红:“去你娘的!”一下子撕断,露出两个“大白兔子”!

林子还没准备好,小青迫不及待的一下子把大帅哥拽倒她白、丰满、长长的身上!

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太阳升起来了,小青站在竹林清清泉水旁,挥泪告别心仪多年的大帅哥林子!

按照林子的科学指导,小青每隔一段时间手淫一次,每到周末,林子来表妹家一次,二人欢聚两夜!

不到一个月,小青病真如林子所言:彻底好了!

公婆辞世,儿女长大,小青进城和打工的丈夫在一块儿,“病”从来没复发过!

可林子每次爬山,远足到表妹家,总有种强烈的失落感……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