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毒吻(第6章)-

时间2021-04-05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上了车之后,我就发现燕清风常常会侧过头来看我。
  他的表情很奇怪。
  也许今天是第二次见面的缘故,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仿佛凭空拉近了些许,至少在目前,看起来没有陌生人之间的生分。
  就我目前扮演的身份来说,如何和龙帮的人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这是必须要拿捏的分寸,不管我与这个男人将来会成为怎样的关系,但目前为止,彼此之间保持一定的好感是必要的。
  车内流淌着一首我很熟悉的曲子--------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水边的阿蒂丽娜》。我不知燕大律师本人恰好喜欢这首曲子呢,还是为了迎合我的喜好而放了它。
  “这首曲子我很喜欢,你喜欢吗?”他的声音意外地低沉,没有了职业的锐利和咄咄逼人。
  “不反感。”我给了一个中性的答案,在没有彻底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前,我对任何人都必须保持一定的戒心。
  “它让我心灵平静,我一直在找这样一个让我心灵平静的女人。”他说完之后,又富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燕清风在一句话之间建立了一个跳跃,前一句说的是这首脍炙人口的曲子,后一句却突然跳到了他喜欢女人的类型上面,希望他说这句话不是别有所指。
  “有些东西让我们心灵平静,是因为它们美好。”踌躇了一下,我巧妙地回应了他的问题。
  “美好?人世太肮脏,如果要活的更好,就不得不抛弃某些美好。”他的声音中有些伤感,这让我不自觉地侧身打量了他一眼。
  “但一个清白的良心却有助于我们安然入眠。”我说的是实话,也是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一个人也许可以逃脱法律的惩罚,但却逃不脱良心的谴责,法律也许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空子让燕清风这样的律师来钻,但良心不会,除非一个人彻底丧失记忆。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聪明一些。”他有些意味深长地道。
  “不,我其实并不聪明,要不然高考数学不会只考三十分。”我装作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道。
  他一愣,突然笑了,接着却敛起笑容道:“我突然发现,带你去见龙先生也许是一个错误。”
  “哦,你后悔了?”是什么让燕清风吉林有没有癫痫专科医院突然态度有了变化呢?像他这样的人不会被我区区几句言辞打动才对。
  “是有些后悔。”
  “既然如此,你现在送我回去还来得及。”
  “不,已经来不及了。从我找到你的那一刻起,已经注定了你将来的路。”
  “我将来的路?”我装作有几分不解,心中则在迅速地解剖这句话的本质含义,是指我的人生从此要与一个黑帮的生死存亡联系在一起吗?
  “你如果累了,可以靠着座位小睡一会。”他突然转换了话题,看起来并不想在我到达龙帮之前知道的太多。
  我不再吭声,当下顺从他的建议,靠向车座的后背,闭起了眼睛,这车座很舒服,不一会,我还真的睡着了。
  落日时分,我被人轻轻摇醒,一抬眼,就看到了燕清风放大的脸。
  车子早已停了下来,而我身上还盖了一件属于他的西装外套。
  “我们在这里下车吃点东西,并带你去见一个人。”他打开一边的车门,提起我的背包,我跟着下车。
  下了车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家看起来有二十几层的大酒店,这样的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好在我真实的生活经历和我所扮演的角色的生活经历并无太大的差别,现在我只要保持我自己的本色就成。
  我跟在燕清风的身后走进大厅,他要带我去见什么人呢?我心中把王伯伯给的资料上的人过滤了一遍,我可以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龙飞,如果是他,大可亲自来见我,不必在这种地方等待,更何况,燕清风事先早已说过,他有些行走不便,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进了电梯,燕吹笛按的是十七楼,电梯很快,出了电梯门,我注意到这层楼只有四个门,那就意味着只有四个房间,到了走廊尽头的第一个门前,他侧身打开房门,然后招呼我:“进来吧!”
  我走了进去,目光四处游移,打量房间的一切,这是个很宽敞的套房,真个房子布置得极具品味,一看就知不是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所能住得起的,还好,地板只是光滑的大理石铺成,没有铺地毯,否则,我可能还真不忍心踩上去。
  房间的客厅一侧是光洁的落地窗,站在窗前可以远眺酒店对面的所有景致,而客厅的另一侧,则是个弧形设计的洒吧间,里边陈列着一些酒水和饮料。
  就在这时,燕清风的手机突然响忻州羊羔疯临床治疗方法了。
  “想喝什么请随意。”他打开一边的侧门开始去接电话,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显然很不错,坐在客厅沙发的我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
  我随意地进入酒吧拿出一瓶果汁刚打开盖子,门锁突然从外边开始转动起来,我并没有太在意,权当是酒店的服务员在门外。但当门真地从外打开之后,我不由地愣了。
  站在门口的人身材高大修长,面目英挺,剑眉和紧抿的唇角显示此人有不同常人的个性,他的穿着整齐合宜,上身一件淡青色的衬衫,臂弯却挂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下身是黑色的西装裤,棱角分明,这个风衣唤醒了我的某种记忆,三日前,在燕吹笛离去之后出现的神秘车子,神秘男子,会是他吗?
  我将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那日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我不曾看到这男子的任何表情,甚至连他的面目都没有看清楚。但此时,此人的目光却有一种目中无人的冰冷,他就那么站在门口,却自然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高傲狂妄的特质,这样-个奇特的男子,纵是千人万人之中,想来也只能叫人一眼就看见了他,也只能看到他吧。
  不但如此,当我们相互对视之时,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松动,只有一种摸不清情绪的冷漠,这样的人无论他的身份为何,他的存在都是危险的,这是我心中涌上的第一个想法,可惜,当我看清他的面目之后,我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他就是龙剑,龙腾集团的执行总裁,我那位名义上的父亲所收养的义子,也可能是我将来最难对付的对手。
  亲们,收藏!收藏!收藏!留言!留言!留言!留言!推荐!推荐!推荐!推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我对龙剑的描述已经花费了许多笔墨,但我还是觉得对于这个男人,有些东西还不是此刻的我所能描述清楚的。
  对于我们这样身份的人,有些情绪是不需要显露在外的,所以尽管我们对视了足足有三分钟,但都没有开口,我在等着他进门,他在等什么呢?
  龙剑黑亮的皮鞋终于踏上了那光洁明亮的地板,他向我所在的方向笔直走来,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虽不是很响亮,但仍像鼓点一样踩在了我的心上,直到他在我的面前站定。
  他站在桌几的对面,高大的身材迫使我不得不仰起头来看他,侧逆着光线的脸庞,笼罩着些许暗色的平顶山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阴影。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这个场景像什么呢?多少年之后,我才明白有些东西从一开头就会出现一种意外,这种意外看起来纯属偶然,但事后想起来又那么意味深长。
  “我是龙剑!”他终于开口,却是在做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陈思思!”我终于起身,伸出笔直的右手,停在半空中,显露出一个握手的姿势。这是我的一种直觉反应。
  他的眼神闪了闪,终于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手,我们的这种握手姿势很庄重,既没有出丝毫刻意的成分,就像两个陌生人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打招呼一样,但在这个房间里,一个黑道人物,一个卧底女特警如此握手,怎么都带有某种后现代主义的情境色彩。
  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一眼我的交握的双手,我的手纤细,秀美,他的手修长,温暖!
  是的,龙剑的手很温暖,这种温暖和他表现在外的气质截然不同,所以给我造成了一种感觉类的冲突。
  我想松开手,但他却没有放手,就这样,我们隔着茶几双目对视,双手紧握,却不再有新的语言来打破这个沉默。
  我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在没有对他有相对的了解之前,我不想轻举妄动,此时唯一的想法反而是,他到底要握到什么时候才放开我的手?
  也许是觉察到了我轻微的挣扎,以及目光中所显示的疑问,他终于松手,却说了一句和刚才一样的话:“我是龙剑。”,比起第一句来,这句显然多了点强调的意味,只是他想强调什么呢?
  他对我这个陌生人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目前看不出端倪来。
  “龙剑,你到了!”我正不知怎样回答才合适之时,燕大律师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后响起,原来不知何时,他已打完了电话,走出了套间,而我却没有觉察到。
  “嗯!“龙剑收回了目光,眼神和燕清风交流了一下,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们已经认识了?”燕清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龙剑,又问。
  “嗯!”还是简短的回应,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看向我。
  “那我就不为你们互相介绍了,现在现在一起带着思思去吃饭吧。”
  “嗯!”龙剑还是简短地回答了一个单字,但我仍觉得当燕清风有点亲昵地叫我思思之时,龙剑的目光在我的脸上停留了一秒癫娴病吃中药效果好吗
  我不说话,只是在心里猜度这两人在感情上的亲密度。燕清风在龙剑如此冷肃的目光下态度如此自若,显然他们的交情不错。而龙剑呢?他又是怎么看待燕吹笛这位大律师呢?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有没有什么是我将来可以利用的东西?
  还有,身为龙飞的养子,龙腾集团的执行总裁,他是否知道关于“暗夜之吻”病毒样本的准确信息?如果他也是知情人之一,我要不要想办法从他的身上打开缺口。
  直到我们下楼,在酒店的饭厅用饭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个问题。最后,我还是决定在没有见到龙飞之前,暂时按兵不动,维持我与他之间这种陌生而不亲近的关系。
  酒店的饭菜花样很多,可惜对我这样的平民百姓来说,吃这样的饭总是有些不习惯。
  我坐在龙剑和燕清风中间,他们之间偶尔有一些短暂的交谈,但听起来都是一些正当的生意上的事情,对我这个并不熟悉商业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适用价值,更何况,我也不以为在这样的场景下,我就能得知某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我只是低下头去吃着桌上的饭菜。
  “思思,吃这个,这个对你们女孩子的皮肤比较好。”我的筷子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燕律师。”饭桌上的燕清风没有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种职业性的犀利,也显得亲切了许多。
  我没有去看龙剑的表情,因为没有必要。
  吃饭的过程中,我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得知,龙剑今晚要坐十点的飞机去美国处理一些事情,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上却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随后,又产生一个新的想法,难道今晚,龙剑是特意来认识我的不成?
  饭吃饱之后,我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一会,我想这两人也许有什么事情需要相互交流一下,尤其是关于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
  我来到洗手间,拿出手机,给王伯伯发了一条简短的信息:“今晚在饭桌上见到了我们前几日所谈到的那条鱼。”发送成功后,我删除了发件箱中的这条信息,回到原来的包厢,等我回去后,龙剑已经离开了。
  。。。。。。。。。。。。。。。。。。。。。。。。。。。。。。。。。。。。。。。。。。。。。。。。。。。。。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