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民族题材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突破口文学常识www.hlmsw.cn,桂林叠彩妇科医院

时间2021-04-05 来源:烟雨红尘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艺术是具有个性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更应彰显鲜明的个性。那么,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个性是什么?如何在电影中体现?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古老又新颖的话题。说古老,是因为百年以来,世界都在探讨这个问题;说新颖,是影视界至今还未求得圆满的答案。包括好莱坞、宝莱坞都也在探索之中。当然,艺术,特别电影艺术,是最具有活力最具有创新性,也是最具有变数的艺术,但不管怎么样,它的基本法则却是难以改变的。
  作为中国少数民族艺术硕士点的教师,特别是专门讲授影视艺术的领衔导师,十几年来我一直在研究这个课题。从1978年北京电影学院编剧进修班毕业后的三十来年中,我在编剧、拍摄的电视连续剧《走进香巴拉》、《向往拉萨》、《南来的风》,电影《生死金天鹅》中有意实践,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进行思考。
  回忆是一剂良药,是清醒剂。今天当我们站在二十一世纪世界影视语境中,去观看中国民族题材的电影,不能不回顾文革前十七年。十七年民族题材的中国电影,在今天仍有好多人流连不已。事实呢?十七年民族题材电影其个性亮点不外有两点:一是题材的政治化,意识形态化;二是非物质文化的表象化、色彩化。这种个性化特色给国内外观众造成欣赏心理、欣赏思维的定势。特别在占中国人口90%以上的,以儒家文化为核心指导思想的汉族观众之中形成错觉。这也是电影特殊审美形式的结果,因为电影是一种灌输性的艺术,客观上强迫观众接受其审美倾向和价值取向。艺术的真正生命是什么?是真实性。艺术的真实性是贴近生活、贴近社会、贴近人民。任何违反三贴近的都是伪艺术,而十七年民族题材电影给观众的印象则是:民族地区莺歌燕舞,美满幸福的一片生活景象;民族人物豪爽、热情,却简单——生性直爽、行为鲁莽、头脑蠢钝,常常受骗上当于国民党残余和外来势力,人物整个基调性格模式化、教条化,形象单一化,动作格式化,人物脸谱化,情节雷同化。表现在主题上公式化。选择的题材大都是为政治服务,图解政治,诠释中心。虽然它配合了政治宣传,配合了意识形态需要(具有一定生活真实性),但由于主题的偏狭、题材的单一,并未深刻开掘出少数民族的精神层面、个性特质和历史纵横度。其生活的丰富性,多样化,民族的命运奋斗史,内心世界,独特的文化的道路并未得到展示和关注。虽然在生活现象的表现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民族电影达到了一定的繁荣,但由于限于时代,只停留在民族文化的表层,主要靠风光、风情、神秘性、对敌斗争的情节悬念和节奏的紧张感等取胜,所以不能算是真正的繁荣,也没有真正表达民族的文化本质和个性。民族风格、民族精神没有成为主色彩,没有成为影片之魂。有的甚至歪曲了生活真实,为了宣传的需要,主观臆造,从概念出发,捡起芝麻当西瓜,不惜对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现实生活妖魔化、歪曲化,损害民族的尊严,歪曲民族形象。像某个反映农奴生活的电影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影片在内地颇受欢迎,以为是西藏生活的真实写照,在藏区人们却嗤之以鼻,表现极度反感。这是为什么?这就是编剧从意识形态框定的概念出发,形而上学,先入为主。一个内地作者,形色匆匆到西藏转了几天就以主观代替客观,以个别代替整体,为政治宣传服务,闭门造车,造出了一个这样的影片。为了表达服从于政治的理念,想当然地从生活中寻找非本质、非主流的个别现象为依据进行创作,通过公式化、教条化、概念化,人为地去编造民族生活,曲解藏区社会,给观众奉献的是一个扭曲的、黑暗的、野蛮的生活画面。此类片子在十七年并不是个别现象。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虽然题材有所拓展,主题也有所深化,民族影视作品起色不小,但由于观念和视角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传统封建社会的民族偏见还在自觉不自觉地作祟。很多编导对少数民族文化和民族地区的看法仍然以有色眼镜去观察,去认识,去提炼主题,因此,作品题材虽然扩大了,但还是没有脱离开建国以来的大框框,没有脱离意识形态的条条束缚,从而影响了民族题材电影的深入创新,阻碍了其繁荣发展。加之电影完全商业化,以票房为价值取向,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作为弱势者,又受十七年“左”的思想严重影响,在如此多方面的冲击下,饱受劫难,被不断边缘化。为数不多的影片,要么是爱国题材,抗击外敌,要么是迎合中心,跟政治风向走;再不就是歌功颂德僵硬化、歌舞升平娱乐化,主题思想依然较为肤浅,表现依然显得公式化、脸谱化、政治化、雷同化。即使反响较好的蒙古族题材电影《东归英雄传》、《悲情布鲁克》、《成吉思汗》,反映新疆维吾尔族生活的一些影片,藏族题材的《红河谷》等,虽做了积极的努力,但还是不尽人意,总觉得缺了一抹核心色彩,没有体现一个民族的本质个性,还是千人一面,似曾见过。若果服装一换贵州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演员一变,则完全可以成为另一个民族的故事。这种趋势的结果,使民族题材电影的路越走越窄,空间越来越狭小,陷入低谷,活力萎缩。以2010年的民族电影为例,全国拍摄影片三百余部,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却连零头都不及,处于半死不活、大有被挤出中国电影行列的危机状态。
  当然这不是说一片黑暗,没有亮点。六十年来,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印象较深的,如《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阿诗玛》、《刘三姐》等应该说有亮点,但其成功因素都是以风光、风情夺人眼球,给人审美娱乐的感觉享受,在深刻的思想性、精巧的艺术性,引人心灵震撼的共鸣性和蕴含哲理的人生思考这方面却无出色之处。在一定意义上说,它们是用简单的故事线穿起的风光片、风情片、娱乐片。《五朵金花》是苍山洱海蝴蝶泉风光、三月街会加白族服饰、美妙的白族民歌风情,再加误会片的故事情节,它与美国的《音乐之乡》有很多相似之处。《冰山上的来客》则以高原冰川雪峰,苍凉大地为背景,以塔吉克风情婚俗和优美音乐为亮色,通过敌我斗争为贯穿线。它的靓丽之处依然是风光风情。《阿诗玛》及其他一些评价较好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也大都显示的是这方面的优势,但在深化主题,挖掘该民族气质与精神,反映民族历程和命运搏斗,显示文化特质及诸多民族元素方面,却依然显得功力不够,展示不充分,思考不深刻,定位不准确。民族题材的电影如果仍然走这种路子,民族题材电影也就走不出低谷,突破不了传统创作思想和创作方法。当下的现实情况是,民族电影创新意识不强,或者“换汤不换药”,东施效颦,只在表现手法上做文章而已。
  但这六十年,其他题材的电影却冲破种种阻力,在风雨之中健康发展。《早春二月》、《林家铺子》、《上甘岭》、《集结号》、《唐山大地震》等优秀影片,足以告诉世界:中国华语电影有能力走进世界经典之林。而民族题材电影和其他题材电影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大。
  民族题材电影能不能,或者如何走出低谷,突破困境?有没有发展前途?这些问题关系到民族电影题材的命运,关系到中国电影的发展,也牵涉到从事民族题材电影工作者的自信。我认为,有无前途,决定于对其的正确定位和科学剖析,还有对题材资源的众寡丰薄的判断,以及在全球语境下对民族题材电影能展开的空间的估量。
  民族题材电影的优势是什么?
  可以在世界语境下加以比较,以此来对照我们自己的电影。通过对照,探讨民族电影的道路。拿美国好莱坞,印度宝莱坞来说吧。美国是一个由殖民地演变而来的国家,两百年的历史,其文化积淀浅薄。美国的电影资源应该也是匮乏的,但好莱坞却选中了西部片作为突破口,一举成功,赢得了世界票房。西部牛仔加警匪片、探险片、谋杀片,组成了好莱坞的第一冲击波。而凭借现代科技的发达优势,科幻片、星球片、未来片、异域片又成为好莱坞的第二冲击波,继续占领国际市场。好莱坞成功的诀窍是什么?答案并不复杂。好莱坞抓住了生活画面的个性色彩,抓住了观众追求新奇、追求刺激、追求知识的欣赏心理,在独具个性层面上广挖深掘,把自己独有的资源充分渲染开发。印度宝莱坞也是如此。印度是一个历史悠久、民族众多、社会发展错综复杂的国家,宝莱坞选择的突破口又是什么呢?还是印度的个性:多彩的宗教文化,绚丽的民族艺术和独特的歌舞艺术。
  再看中国电影资源中的文化个性是什么?独具的色彩又是什么?应该说除了丰厚的汉文化资源外就是少数民族文化!少数民族文化是中国电影的沃土富矿。这不是哗众取宠,夸夸其谈,更不是信口开河,自我抬举之说,其依据便是少数民族文化生态具有的个性优势。一个民族的文化形态一般是由这样几个元素来决定的:
  民族性——民族性主要指那些在民族形成过程中具有内聚力的典型文化元素,即形成的人人共有的核心精神。民族社会成员具有相同的心理特征和生活世界,相互有共同了解的基础,成为一套共有的理想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它与文化的相对性和多元性相联系,是民族全体的精神侧面和气质展示,这正是一个民族不同于另一个民族的个性特色。
  地域性——文化是地域的,具有地域个性。地理决定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世界观。大致相同的地域使人类群体构成了该地域成员共有的行为准则。它是大家认同并具有共同价值和文化模式,是区域性的基本人格,价值观念。民族文化都带有鲜明的地理环境烙印。
  时代性——任何民族的文化形态都是不同时代的人创造并传播开的,这就使文化必然有着具体的时代背景。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它是一个历史范畴,表现了历史的连续过程。它又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产生有新的内容和新的形式。在不同儿童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时代,文化与一定的物质生产方式、人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的关系相联系,其展示的侧面表现出鲜明的时代性。
  最后是世界性,对于电影编剧和导演来说,文化的世界性至关重要,它告诉我们的是个性中蕴含的共性,个性与共性的辩证关系。每一种民族传统文化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面向全球的意识,都有一定的与世界综合为一体的趋势。文化的世界性是说,包含有反映了各民族文化在经济、政治、科学、社会等各方面的共同趋势和发展可能,反映了世界人民的生活与愿望,集中了世界各民族的智慧和创造才能。可以说,各民族文化中存在着今天时代仍然存在着强劲生命力的因素。世界文化综合体既不是哪一个民族的创造,也不为哪个民族所私有,而是包含着全世界民族即创造的民族文化共同体。
  好莱坞和宝莱坞,正是抓住了文化中的世界性,即普世性原则,从多民族的个性文化中抽出世界文化的共同元素,浓抹重涂,深度酿造,充分利用、吸收、艺术加工,通过电影艺术征服世界观众。选择诸如和平、战争、道德、伦理、灾难、爱情、亲情、人性,善与美、丑与恶,民主与专制,兽性与理性,人与人关系准则,人于大自然的利害关系,人类未来的出路与面临的难题等题材,寻求和构置故事,提炼主题。凡是能拨人类命运和触动全人类心弦的,能伸进人类情感世界的,能触及人类命运和前途的都作为创作题材,并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在表现形式上,它又是个性的,但主题却是共性的,不仅吸引全人类的眼球,能震撼不同种族、肤色、语言、信仰、地域人类的心灵,引发共鸣,由此赢得了观众,也赢得了票房。
  好莱坞和宝莱坞成功的秘诀就在于科学研究的基础上,认识到了文化的普通性意义和价值,揪住了全人类共有的文化因素或文化公分母这条基本筋脉,理出了一条人类共同欣赏的新路。他们发现自有人类以来,其心理的基本状态,历史的发展,文化的变迁,大体上是类似的。这种类似,造成各民族文化间的部分普同。同时任何一种文化现象,在世界统一体中又从来不是孤立不变的,相互之间总是处在一个不断互动的状态之中。互动的结果,出现了文化辏合现象。即使在地理位置上不相邻的民族,也出现了相互认知,有类似文化特征或相似的行为模式,对对方文化能予理解、接受、共鸣。正是这一发现,他们选择的题材,开掘的主题都具有普遍性意义,从而使观众欣赏的天平倾向好莱坞和宝莱坞,心理欣赏得到满足。
  中国电影从数量、从创作、从投资上来说,并不比其差多少,可为什么冲不出亚洲,走向世界,只在华语语境中转来转去?怎么就像中国足球,恶性循环,走不出怪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电影界对此有各种议论,观点纷纭,能找出上千种理由来解释。但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没有把准电影的世界性、普同性这一脉搏;没有从全球语境下选择题材,开掘主题;对传统文化筛选、鉴别,从中发现世界性文化元素欠火候,功力不够。我们往往以枝叶掩盖根本,让表象淹没本质,没有抓住要害症结。
  中国电影的症结究竟在哪里?现在该是认真求诠,对症下药的时候了。症结在于对传统价值观念的认识和评估上的错位。
  占中国人口90%以上的汉族,其主导思想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有什么缺陷?中国电影在哪里遇到了什么样的坎?我们首先得从儒家文化谈起。儒家文化经过上千年封建王朝的“修正”“锤炼”,经过封建士大夫阶层的“厘订”改造,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封建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和舆论传话筒,其核心思想已变成了渗透封建腐朽观念的一种文化,成了具有一整套反人性、人道、人权,逆时代潮流的意识形态。由此造成的包含世界性文化之元素越来越少。它的价值观、审美观、人生观等等,都有不少远离人类共同理想和愿望的糟粕,不为全体世人接受的荒谬理论和错误意识、行为模式。无法与世界文化综合体接轨。王权、阴谋、勾心斗争、尔虞我诈、性别歧视、职业歧视都难以引起欣赏兴趣,给人予愉悦,满足人们的审美享受。其指导下的畸形文化现象被世界不认同、不理解、不接受,违背了人们的心理需求和欣赏习惯,从而被拒绝。中国电影中透溢出的文化的偏狭性,意识形态的专一性,民族的虚荣心,对电影艺术的核心价值观——人性、人道的忽视和怠慢,都给中国电影带来了无法逾越的局限性,难以进入世界电影主流圈子。
  观念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文化意识的转型是个漫长的阶段,尤其在中国。编导者思想观念的转变需要艰难的过程。等待,只会延误时机,差距更大。能不能独辟蹊径、另辟捷径?寻找中国电影的出路。
“东方不亮西方亮。”若果冷静思考,中国电影的前景还是充满希望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改变观念,把目光从儒家文化视角进行战略转北京到哪里治疗癫痫好移,转移到少数民族题材上。中国电影的突破口应该选择在少数民族题材上,特别是青藏高原的藏民族之中。这是因为艺术的个性决定优势:
  (一)它拥有独特的藏传佛教文化形态。佛教是开放的文化,它面向全人类,为人间服务,被世界接受。藏传佛教全面的、忠诚地继承了佛教教义的精髓,倡导人性、善良、博爱、宽恕、仁慈、平等、公道、正义等人类最美好的品质和最高尚的境界。其学说不受地域、民族、传统文化的局限,高屋建翎,哲理性极强。受藏传佛教文化熏陶沐浴的这方土地,其故事、其人物都具有善恶鲜明的烙印,有着普世意义。他们生活中的冲突往往是人性与兽性的搏斗,是信仰与堕落的较量,是走向佛性的艰辛历程。因此,他展现出多方面的世界文化元素,与人类情感生活衔接,被人们接受、理解、认同,激起共鸣。若果我们的题材从这种文化的价值观、审美观出发,就广阔多了,主题就深刻多了,受众自然也就广泛了。编导的影片就有可能成为一部主题思想深邃、文雅,启迪性很强,艺术表达绚丽丰富的经典作品。
  若果从表现的画面来说,以藏传佛教主导下的文化形态弥漫于雪域各个角落,深入到高原社会的各个层面,它神秘而新奇,绚丽而多姿。藏传佛教是信仰者精神世界的指导,人们以此为指导的价值取向、行为模式、生活色彩都具有浓郁的个性,物态化鲜明突出。再加上宗教仪轨复杂,宗教生活烂漫,寺院建筑独特,色彩对比强烈,藏传佛教艺术灿烂,画面饱满丰富,动感强烈紧凑,有较强的审美感。这种文化形态在世界上独一无二,是中国电影可贵的资源。
  (二)青藏高原以游牧生活为主,在中外电影中,游牧文化题材奇缺,是一个人们感兴趣、亟待开掘的题材领域,也是电影资源的沃土富矿。游牧文化有着独具韵味的情感生活和不同于农耕文化的表现形式。在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有着不同于其他文明的甜酸苦辣心路和特殊跋涉的历程。有着和其他民族类似的轨迹,但又有自己特别的韵味和色彩。它展示的是扑鼻的草原气息和另类的鲜为人知的生活画面。“生命禁区”中的命运坎坷,奋斗拼搏,创造的生命奇迹,谱写了人类另一侧面艰辛发展史。这是我们亟待开发的题材,也是我国电影独有的拍片资源。
  (三)具有独具特色地域风情。雪山、冰峰、旷野、莽林……不仅仅是风光,还有幽深、奇特、新颖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民俗活动等都是独特而鲜丽的。而由漫长历史铸就的民族性格、民族心理、民族精神等等,都富有个性,都是镜头特别欣赏的画面,能形成鲜明强烈的色彩反差,在色调上给观众能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尤其其民俗、歌舞诸多艺术都是亮点。
  (四)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悠久。考古学家推测,青藏高原有可能是人类发祥地之一,中华民族中很多少数民族都与藏族有着血缘关系,有记载的人类文化史接近五千年。藏人在开拓、建设这方土地过程中,创造了多彩文明,产生出很多神话、传说、史诗、故事,有过许多优秀人物和可歌可泣的创业事迹,创造了灿烂宏大的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和社会制度文明,产生过绵延不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有着厚实的民族回忆。外界对这种文化充满了神秘感,而这种文化也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另外,从人类学、民族学、文化学、社会学、宗教学等学科的细节剖示和田野调查的效果中,也可以给电影无穷尽的故事素材,给镜头广阔的视野。
  当然,不仅仅是青藏高原藏族人可成为中外电影创作、拍摄的亮点,中国其他民族也都拥有自己的亮点。他们中的大多数文化是开放性的,能和世界互动,形成互通的文化模式。他们又有自己独特的道路,有着个性化的历程和自己的心理轨迹,具备电影创作中的个性元素,加之地域元素、时代元素、民俗风情元素等,有望构建其美感的新奇生活画面,大步走进世界观众的视野。青藏高原藏人生活不过是典型案例罢了。我们可以充满自信地说,民族题材电影有望成为跨进世界电影行列的突破口。
  一旦我们认准民族题材的电影,并且定位准确,达成共识,明确了其艺术价值、思想价值、社会价值,则中国电影就进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良性循环之境地。不容怀疑,民族题材是中国电影重要的资源,是改变目前中国电影格局重要条件。但这对部分行业人来说,认清这一点是较为痛苦的。从熟悉的传统文化中跳出来,转移到一个不熟悉的,曾经被忽视的新题材领域,在情感上、在观念上都有转变的难度,甚至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但艺术从来是创造性的,每一次都是探索,没有坦途,也没有模式。既然我们明确了突破口,认准了少数民族电影是一块沃土,是希望的田野,是打翻身仗、快速走进国际市场的好跳板,那我们为了国产电影的新生繁荣,为了自己的艺术生命就应该紧咬牙关,下大苦、流大汗唐山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坚定信心,锲而不舍地走下去。
  艺术是凭质量说话的,靠思想性、艺术性、社会性赢得观众,赢得市场。关键是作品过硬。为了作品过硬,前期的知识积累是万万不可缺少的。除了主题思想的开掘,熟悉题材的历史背景、人文环境、有关学科知识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唯有如此,才能把片子做深做透,起码不出纰漏,不闹笑话。特别是本民族编剧、导演,要懂得本民族特殊的历史进程;懂得传统文化、价值观念、审美情趣、行为模式、语言风格;要保持独立思考、独立创作的精神,不能跟风走,要形成自己的风格。
  民族作者、编剧还要防止浮躁自满、浅尝辄止的作风侵袭。电影是以镜头和蒙太奇手法为语汇的,而这两种语汇的舞台是讲述故事。电影作为叙事艺术,没有好的故事就没有观众,没有市场,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必须在叙事上下功夫。这就要求编导在情节冲突、人物性格上做文章,把故事编得紧张酣畅、扣人心弦、天衣无缝,像磁石般把观众吸在影院里,和影片中的故事共呼吸,同命运。从目前的民族题材电影来看,这方面火候还欠一点,蒙太奇手法的运用还不够熟练自如,镜头语言的细节展示还要提高,应该向好莱坞、俄罗斯电影学习。
  政府对民族题材电影的作用不可低估,不可代替。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题材开放,提供宽松的创作环境。少数民族历史生活和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独特的,与儒家汉文化不一致的方面,价值观、审美观、人生观、信仰、生活模式、情感世界有差异之处。如何看待与儒家文化价值观不同的这类异质文化?对此,马克思有句经典名言,可启迪我们的思路:“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罗兰散发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马克思:《译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七页。)
  中国当代思想家董大林先生,在1993年出版的《人类新时代》(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中也指出:“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有各种各样社会制度、价值观念、意识形态、文化背景和历史传统。在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上,用一种模式是做不到的,甚至是危险的。”“承认差异,尊重差异。”
  作为最大众的传媒电影,我们更应该高度重视民族文化、特别是精神层面的多样化,真正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为武器,看待多样化,处理多样化。这不是庸人自扰,也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在历史题材中曾经出现过的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曾拍摄过西藏历史题材影片《松赞干布》、《布达拉宫历史》两片,在同类影片中属佼佼者,其思想性、艺术性都受到了高度评价,但后来却莫名其妙地被禁演了,被打进了冷宫,令人遗憾不已。历史就是历史,不应尘封。至于看法,只要无害,就应该允许播映。纵观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少数民族管理中国的年限大约有一半以上,且不说元、清一统天下达354年,大唐李氏王朝有着很浓的鲜卑血统;周王朝、秦王朝都发祥于羌、戎,还有占中国半壁江山的辽、西夏、金等等王朝,都多有上百年的建政历史。他们叱咤风云,自强不息,自立中华民族之林,以中华主人的身份,行中华统一事业。他们用自己的价值取向,审美情趣创造了本民族独具特色的文化模式,也为中国贡献了丰富的文化品种。但由于他们是异族,文化标签不是儒家,所以过去电影生产中常常被从题材上剔除、打入另类,无法走进影视,即使走进影视领域,也往往以反派面孔出现,予以歪曲丑化。这种狭隘的、偏狭的大民族主义的倾向和观念必须纠正。应该说,在艺术领地,五十六朵鲜花没有高低、主次、尊卑之分,各有韵味、各有风姿、各有色彩,应该百花齐放,共吐芬芳。所谓文化的主流非主流之分可以休矣。民族题材电影的边缘化,应该由政府出面、出力进行纠正。鼓励题材多样化,审查题材、审查影片应客观,只要不违法,不毒害观众即可。
  二是用行政手段实施强力举措,保护民族题材电影的繁荣发展。每年下达一定拍摄数额,保证民族题材电影以一定的比例进入院线;国家民委和广电总局成立民族题材影片专家指导委员会,定期组织,指导剧本创作,审查和修改,提高质量品味,提供优秀剧本;物质扶贫一样扶持民族电影,加大资金投入,划入财政预算;委托北京电影学院,传媒大学等,开办少数民族编导进修班,进行系统化训练,超常规的培养少数民族电影人才。
  既然我们把准了中国电影的脉搏,选择好了突破口,那就要一往无前、义无反顾地把民族题材电影推向高峰,成为中国电影的突破口,走进世界电影市场。
  曙光在前,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